登 录
登 录

《乞力马扎罗的雪》:豹子的神谕

访问量:119

时间:2021-07-22

《乞力马扎罗的雪》:豹子的神谕

文/Spencer

《乞力马扎罗的雪》/[美]欧内斯特▪海明威/上海译文出版社



“乞力马扎罗是一座海拔一万九千七百一十英尺的长年积雪的高山,据说它是非洲最高的一座山。西高峰叫马塞人的‘鄂阿奇—鄂阿伊’,即上帝的庙殿。在西高峰的近旁,有一具已经风干冻僵的豹子的尸体。豹子到这样高寒的地方来寻找什么,没有人作过解释。”
——《乞力马扎罗山的雪》 海明威
一 、被当作神谕的豹子
乞力马扎罗山号称“非洲脊梁”,由于海拔的关系,乞力马扎罗山的雪峰成为了赤道上的一道奇观.欧内斯特•米勒尔•海明威(Ernest Miller Hemingway,1899年7月21日-1961年7月2日)的短篇小说《乞力马扎罗的雪》为这座雄浑的高山又增添了些许新的神秘。“《乞力马扎罗的雪》是海明威少有的采用意识流手法创作的小说之一,小说讲述了青年作家哈利与情人在非洲旅行期间患上重病,最后死在了非洲”,作品通过对哈利临死前的心里活动的描述,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将死失败者的内心世界。全文几乎没有什么情节发展,就是一个将死到死的过程。作者以一个神谕式的暗喻案头,却又笔锋一转,开始讲述哈利的故事,作者用哈利和情人的对话作为文章的分隔符,每段对话之间插入哈利的心理活动或者作者的描写,整个过程到哈利死戛然而止。
那只豹子呢?几乎所有的读者都会自然而然的问出这个问题,但作者什么都没说。为什么《乞力马扎罗的雪》要以一只豹子开头呢?海明威究竟要表达什么?豹子的故事有什么隐喻意?这一段有什么含义?
在古希腊宗教中,神谕是一位祭司或女祭司,人民通过他们询问上帝问题并得到解答。“神谕可用来解梦、指引人们行动或是解释奉献的动物中的脏器所代表的意义。”欧洲文明受希腊罗马神话的影响,很多文学作品都充满了神秘色彩。表面上第一段关于豹子的描述与哈利从生到死的情节没有一点联系,但从文章的隐藏含义上看,这又非常符合蒙太奇电影的特点:段与段之间跳跃特别大,让人不容易抓到线索,但在段与段之间又用大字幕的形式打出来一些让人摸不到头脑的话。看似毫不相关的这段话却可以将下面故事中的一切疑点解释清楚(例如:昆汀瓦伦蒂诺的电影《低俗小说》和《无耻混蛋》)。就像预言或者神话中故事中的托梦,必须通过回想才能明白到底第一段和后面的故事有什么联系。这只豹子的作用亦如那蒙太奇中的大字幕,貌似毫不相关,却又关系紧密。
二、豹子的象征
“豹是海明威极为喜爱甚至崇拜的动物。他曾在《非洲的青山》中通过人与豹, 耐力与智力的较量对豹做过人格化和描叙。”乞力马扎罗西高峰近旁那具风干冻僵的豹子尸体向人们提出了问题它来到这高寒之地到底要寻找什么呢?它又何以要死在这里呢?说到这里,我们不妨从豹子的尸体入手破解这些疑问。
《乞力马扎罗的雪》中第一段关于豹子的故事素材来自于海明威听一位意大利探险家给他讲的一个见闻。那只豹子为什么要来到雪峰之上、最终冻死风化在雪峰之上至今仍是一个迷。它为什么要来?茫茫雪峰从来不是它的乐园,巍巍高山也从不是它的狩猎场,难道这只豹子像人一样,也想体会山登绝顶我自为峰的快感?豹子在欧洲文化的象征中从来不是王者的象征,狮子才是非洲大草原上不可置疑的王者,豹子和鬣狗一样,只能屈居在狮子之后。由于豹子独来独往的生活习性,它们经常还会受到群居鬣狗的欺辱。在作者海明威的眼里,吃腐肉的鬣狗就是一群投机取巧的地痞流氓,毫无尊严可言,它们欺软怕硬,巧取豪夺,寡廉鲜耻。但豹子就不一样了,虽然没有狮子强壮,没有鬣狗狡诈,但它们是广袤大草原上真正的舞者。豹子用速度征服一切,它们像有气节的文人一样,依靠他们手中的笔来养活自己,绝不吃嗟来之食。
豹子的干尸使它不像其它死在山下的动物那样很快就被食腐动物们吞食干净, 而是“已经风干冻僵”了, 这样它便保存了下来, 成为不朽的象征。它是一座丰碑,一座高风亮节的丰碑。它的死于区别于那些山下的鬣狗,那些苟且的家伙终将被大自然残酷的法则所吞噬,他们会被世风所碾碎,烧的他们连灰都不剩。通过上面的描述,我们大胆猜测海明威在这里用豹子和鬣狗暗喻了两类人:一类寡廉鲜耻,一类高风亮节。想要验证这条推论,我们一定要把它融入《乞力马扎罗的雪》的故事中,看看哈利的死和豹子的是否有关联呢?
三、哈利与豹子
通过哈利的回忆和他与情人的对话我们不难发现哈利的人生是失败的。哈利曾经是一个落魄的作家,复杂的社会文化背景,思想的冲击使他心力交瘁。在重重重压之下,哈利茫然了:他看到过死亡----威廉牺牲在战场上的壮烈令他震惊;他看到过残忍----交换居民后,进山的居民被活活饿死;他看到过冷酷-----破产的旅店老板破产自杀。这一切的社会现实让曾经天真浪漫的热血青年木然了,懦弱的天性再一次占了上风。哈利的痛苦来自于梦的破碎,只可惜在梦醒时分哈利还没有睡醒。就像他以为去打仗就像体育比赛,这不过是在客场一样,可是威廉的肠子,血淋淋的肠子流出来的时候,哈利醒了,像一个从噩梦中惊醒、哭泣的孩子一样醒了。面对血淋淋的现实,哈利没有像一个成年人一样坚强。他曾经想过坚强,可是屡屡受挫让颓废,他选择逃避,逃到贵妇人的温柔乡里。他像一个从梦中惊醒的孩子一样躲到贵妇人的裙子里。哈利尝到了偷懒的甜头,以至于越陷越深,频繁更换的情人不过是他猎艳的猎物,除了感官世界的欢愉,就只剩些对痛苦现实的麻痹了。
客观的说,哈里不是活死人,他内心中还有未曾泯灭的荣誉感,就人对生的渴望一样,哈里仍然需要荣誉,他依然渴望成功。他心里明白委身于贵妇是可耻的,猎艳的成功只是肉体的成功。哈里需要认可,他需要社会的认可,他不想被堕落彻底打碎。他还记得他是一个作家,作家的天性让他想到了茫茫的非洲草原,想到了生机勃勃的非洲草原,他想从这生命力澎湃涌动的非洲草原重新拾起生的活力。他携情人海伦来到了这里。正当他已经发现原始蛮荒而又充满生机的非洲大草原是“ 他一生幸运时期中感到最幸福的地方” 遥遥在望的乞力马扎罗峰顶的皑皑白雪正给他以无限遐想, 灵感这久违的朋友也重新叩响了他的心门。可是,荆棘带来的坏疽最终束缚了哈利重新振奋起来的雄心。像等待戈多一样等待飞机,可是救命的飞机没有来,哈利最终死在了茫茫的草原之上,死在了生命力澎湃涌动的地方。
哈利曾经尝试振作起来,可是他被现实绊住了。从故事的结尾处我们发现,在死亡幻觉中的哈利幻想自己登上乞力马扎罗山的雪峰。“于是在前方,极目所见,他看到,像整个世界那样宽广无垠,在阳光中显得那么高耸、宏大,而且白得令人不可置信,那是乞力马扎罗山的方形的山巅。于是他明白,那儿就是他现在要飞去的地方。”乞力马扎罗山本身就有圣山的名字,非洲人相信那里就是神的住所,这段描写揭示了哈利的归宿,飞起的哈利暗示灵与肉分离的过程。
哈利最终还是死去了,他没有重新振奋起来,或者说他没有能重回现实,就像那只豹子最终被冻死在雪峰之上一样,他们都没有登上乞力马扎罗山的顶峰。哈利和豹子的死似乎都与乞力马扎罗山有关,那乞力马扎罗山到底象征什么呢?
四、乞力马扎罗山的象征意义
乞力马扎罗山在非洲人心中是神圣的象征,是不可逾越的象征,是奇迹的象征。无论我们从何种文化入手,山的含义都隐藏了不可征服或永恒的象征。豹子总就没有登上山巅,而哈利也没有重新崛起,当乞力马扎罗的概念来到他们的身边,那么死神亦已不远。就像生命面对时间一样渺小,哈利和豹子一样都有不可逾越的障碍。豹子不可能登上峰顶,而身为作家的哈利不可能将自己的作品变成现实。他们都将在时间的奔流中消逝,这就是现实。因此小说结尾处,哈利的飞跃顶峰更像是生命与死亡的和解---超越了不可逾越的高峰即是永恒!
海明威在这里借用豹子的干尸和哈利的死亡给我们透视出作者自身的困惑,生命总会有终结的时候,但攀登文学之巅的路程永远没有终点。这是一个令人悲伤的问题,豹子和哈利都是在攀登路上的行者,没有达到高峰就已夭折。没有终点旅途是不是注定了悲剧的开始呢?这就是文章的寓意所在。
熟悉海明威的人都知道,在非洲的这段时间是海明威作品较少的一段时间,作为一个高产作家,这段时间里的著作实在有点儿少的可怜。可过了这段时间海明威的文学生涯迎来了高峰,甚至是巅峰!就像一个在手术台前诚惶诚恐的人坚定了信念后的无所畏惧一样,海明威在非洲之行后,像一辆加满了油的福特野马(福特公司出品的一款经典跑车)一样加速前进。至此我们不难推断出海明威寓言的寓意就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做!
文学的高峰永无止境,可作家的生命却有像乞力马扎罗山一样不可逾越的时限,如果我们逡巡不前,作家就会像哈利一样永远只能站在山脚,永远达不到梦中的天堂;相反如果像那只豹子一样不畏艰险,勇于攀登,虽然肉身终将死去,但精神(也就是作家的作品)却可以在文学的山脉上立起丰碑!



——本文转载自豆瓣书评

版权所有:   2017@眉山市图书馆      /      蜀ICP备09031196号 /      技术支持:四川云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