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登 录

《人间真趣》:半身琉璃,半身骨子里盛着烟火少年气

访问量:107

时间:2021-06-21

《人间真趣》:半身琉璃,半身骨子里盛着烟火少年气

文/芙裳

《人间真趣》/老舍/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没有一位语言艺术大师是脱离群众的,也没有一位这样的大师是记录人民语言,而不给它加工的。”                                                              ——老舍                                                                                                               

       在风云变幻的民国时代,政治局面黑暗,政府腐败,人民的生活艰辛与不易,而老舍先生就生活在这个激荡的年代,他曾说,“我刚一懂事便知道了愁吃愁喝”,可我们很少从他的散文作品中察觉到一丝悲观情绪。罗曼·罗兰曾说: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很少有人比他更能彻底看透生活的真相,也很少有人比他更加像爱自己一样热爱生活。他成天和花花草草、小动物们待在一起,没事儿写写小诗、创作一些话剧剧本,和朋友们约着喝几盅小酒儿,喝醉也没有关系。老舍先生曾多次说道,

 

       文学是以美好的文字为心灵的表现。

       他的散文作品便表现出了他精神世界的馥郁芬芳与他灵魂的丰盈有趣。他的散文大抵都是两三页的长度,我每每读着便会忍俊不禁,看来“幽默大师”这个头衔挂在他身上是实至名归。他笔下的生活充满情趣,真是令人心向往之。

 

 这本题为《人间真趣》的散文集收录了老舍先生67篇作品,并把它们分成了六个部分,就让我们跟随着老舍先生从生活的细枝末节中感受人间烟火。

 

    读完《吃莲花的》这篇散文,我仿佛看到腮帮子气鼓鼓的老舍先生烧诗稿祭奠他的莲花朋友的场景,为他的可爱我的笑意挂上嘴角。

 

        这且不提。“少见则多怪,真叫人愁得慌!”以这句话开篇,让人好奇,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这少见的便是炸莲花,山东济南小吃,荷桂芳香,味甜鲜香,清暑降浊,养心安神。我也没吃过这玩意儿,吃了岂不是满身清气?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说这道菜,我还以为仙女才吃花瓣呢。一个老北京人跑到齐鲁大地任教,自然对当地习俗不会特别了解,所以才有了后来一个个误会,直到老舍先生看到友人采下的莲花时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莲花会和茄子、冬瓜一起放在菜摊子里卖呢,老舍先生想起自己的“若有所悟”,岂不是自己都要笑上好几回。

 

       专说‘亭亭玉立’这四个字就被我用了七十五次,请想我作了多少首诗吧!”

        这且不提。“专说”这个词表达出老舍先生对莲花的喜爱。他恭恭敬敬地细心照料这些花朵,从大老远收集了盆呀、水呀、泥呀,还帮莲花“细细的用檀香粉给涂了涂”,字里行间都洋溢着敬莲爱莲之心。可见这歌颂圣洁的莲花的诗一定没有少写,遥想后来这么多诗稿付之一炬,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得直想跺脚。

 

  这且不提。老舍先生本想着友人和自己一样风雅,大家可以一起赏花赋诗,领略莲花的品格。竟不料自己视若珍宝的白莲成了友人眼里的盘中餐,他顿时感到“天旋地转”,友人却还很高兴,说这老舍先生的宝贝“还能对付”......

 

        这且不提。简短的篇幅,老舍先生的失花之痛跃然纸上。可全文通读下来,我竟不觉得悲伤,反而觉得好笑,感叹着“老舍先生实在是太可爱了”,自己却颇有一种幸灾乐祸的味道。

 

        生活是种律动,须有光有影,有左有右,有晴有雨;滋味就含在这变而不猛的曲折里。”    ——《小病》老舍

       老舍先生把一切灾难都看成生命的插曲,豁达之心溢于言表。他曾说:“人活着,要有情趣而且干净。”这位人民艺术家用幽默诙谐、活泼有趣的笔调把百姓的市井生活描画得淋漓尽致,自己更是生动演绎了什么叫做生活情趣。他一生著作颇丰,为文艺而生,为文艺而死,却还是如此谦牧,就像他的墓碑上所刻:

 

       文艺界尽责的小卒,睡在这里。



────本文转载自豆瓣书评

版权所有:   2017@眉山市图书馆      /      蜀ICP备09031196号 /      技术支持:四川云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