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登 录

《灵魂的事》

访问量:1229

时间:2017-12-11

《灵魂的事》:不知死,安知生

文/直布陀岩石

《灵魂的事》/史铁生/百花文艺出版社

对史铁生的初步印象来自于学生时代的语文课本,仅有的感性认识就是一把轮椅和破败的地坛。多年之后直到现在才真正完整的读史铁生的文字,心灵有种被荡涤过的震撼。有许多人也喜欢剖析灵魂议论生死,却远不及史铁生这般深刻,显然,肉体的某种残缺才让精神时刻都在丰富,当对生的前景越来越悲观的时候,停驻下来进行的思考才更接近灵魂,更接近生命的意义。

孔子说,不知生,安知死?史铁生说,不知死,安知生?
史铁生是在长年累月脑子里由死这个字填满的情况下勉强的开始对生的思考的,当他随后走进宗教走进哲学的时候,死已经不成为困扰人的一个问题,生才是问题——是否生,如何生?
死是迟早的事情,在死之前高低是要存活的,这便是生。史铁生21岁就躺在病床上了,他开始看书,是为了不白活,这话是他的大夫说的,“人活一天就不要白活”,他受用了终生。
他在地坛里的各个角落坐着,去和自己烦躁不安的灵魂作对,抗争,在那里他长时间的思考,因为他的身体也不允许他有别的消遣,他排解了死的压力,他发现了写作也许是宿命,直到成就了今天的成就。

死终究是令人恐惧的,不恐惧的人甚少,凡是能够豁达的人必是大家。既然死是终究不可逆的,生才显得重要。所以,若要知生必先知死。想起一个同学这么说的,上了大学什么都没学到也学到了生命。这话是基于学校里接二连三的跳楼事件,基于同学的病患做出的感慨,事实正是,人只有在面对死的时候才想起来思考生的意义和价值,因为看到了生命轻飘飘的说消失就消失的时候,才加倍意识到珍惜生的可贵。
如果我们本人没有遭遇过多的身体上的苦难,那种接近死的苦难,常常会阻碍了我们对生的思考。我们的生活安定,幸福,我们如此容易满足,如此容易消磨许多勇敢。我们乐于因为一个懒觉而翘课,我们乐于因为一场球赛而不眠,我们乐于因为一个游戏而弃学,我们乐于因为很多安逸的想法放弃许多可能更有意义的事情,因为形势太美好了,在死还离我们很远的时候,生根本不足珍贵,似乎不必珍惜。
可是,如果要用自己的身体做代价来领悟生命是不是又太残酷了?那个时候即便意识到是不是也太晚了?

因此,它不能太晚也不应该太晚,也许一件事一个人五分钟十分钟,都足够让一个人明白死明白生。如果有亲人去世,有相识的人自尽,有亲近的人生病,这些都足以让你体会到生的重要。其实更简单的,当你发烧头晕目眩四肢无力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时候,你会比任何时候都渴望健康。有时,稍微思考一下死生,总是有裨益的。

乘着还年轻,还健康,还完整,不要让灵魂破碎了,残缺了,让生命无趣了,无意义了。《灵魂的事》

——本文转载自豆瓣书评

版权所有:   2017@眉山市图书馆      /      蜀ICP备09031196号 /      技术支持:四川云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