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登 录

《人行道王国》:人行道解码

访问量:1465

时间:2020-09-04

《人行道王国》:人行道解码

文/欣欣此生意

  • [美]米切尔·邓奈尔/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 ——读《人行道王国》有感

    借用中国一句古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人行道作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公共场所,除了表面上的看到的钢筋水泥外,它也有暗藏在内的不为人所注意的秩序与规则,作者称之为“非正式生活”以及“非正式经济”

    1、人行道的非正式生活

    本书主角之一的哈基姆,作为人行道上众多摊贩之一,通过贩卖书籍使他在经济和智识上维持了生活。他的书摊光顾的顾客的水平相差很大(相较于学校、咖啡馆等场所),从底层民众到大学教授均是他的客户之一,不仅有黑人也有白人,他的生意广泛的影响到了街道上许多人的生活。而且除了商贩角色外,也充当着街上的“眼睛”。这种公共人物的存在,让人行道对于行人来说更有安全和活力。“眼睛”的存在,让人行道的人都能感觉到“有人在乎”的氛围,能够把街上潜在的暴力或者伤害的行为降低

    对于同在行人道谋生的年轻人来说,哈基姆有时候也在扮演者非正式的导师关系,作者称之为“元老”。这种关系不是某种权威或者支配关系,而是指施加影响力。哈基姆通过他的经验以及智慧,再加上正确的自我认知,让沟通的双方都愿意保持倾述以及倾听。最终是否能够听取对方的意见这个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在沟通的过程中双方彼此感觉满足以及被尊重。类似哈基姆这种“小人物”的影响力,与更高层面的社会转型以及家庭、机构和邻里街区的重建同样重要。因为成功城市的基础之一,就是彼此要承担一点点公共责任,这种责任的本质是,哪怕没有雇佣关系,你也要去承担他。

    人行道上的无家可归者,除了是少数人自主选择的结果外,大部分属于“不得不”发生,因此这部分人的心理普遍存在着“去他妈的”心态。这种极端逃避主义,会导致个人丧失对其他人的同理心(出现盗窃、实施暴力等行为),以及对于基本标准的无动于衷,可能对其他人造成威胁。人行道作为一种社会结构,即可以鼓励逃避主义,也可以阻止它。人行道通过提供经济机会带来积极的自我指引和人际关系。第一,自我指引,通过在人行道工作的过程中维系了自尊;第二,人际关系,通过人行道上“元老”或者“赞助人”的帮助,与他人建立的亲密的合作及支持关系。通过这两点影响,原本怀有极端逃避主义心态的人,逐渐掌控了自己的生活并在有限的范围内赢得了尊重的机会,这种健康的心态会全方位的促进一个人的生活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2、人行道的新用途

    以第六大道为例,它是如何从一个普通的公共场所演化出了“非正式生活”的长居地属性,作者在书中分析了一部分主动及被动原因。主动的因素包括人口密度高,交通交汇处,食物廉价或者免费,有睡觉的地方等,被动的因素包括从原有的火车站被驱逐出来导致不得不另寻场地,以及《地方法33号》的颁布确认了书贩的合法性等。同时作为对于印刷品经济发展的补充因素,第六大道有高质量的可回收垃圾以及当地居民愿意捐赠旧书。

    这一系列的主动加被动因素,将第六大道形成了一个运作的系统,长居地就这样诞生了。但是书中作者也反复强调,这只是他观察到的一部分因素,形成长居地本身是一个很复杂的原因。

    3、非正式社会控制的局限性

    政策制定者将无家可归者视为“破窗”,认为正是这些街头人员营造出街道上“无人在乎”心态的因素,导致人行道上的公共环境恶化。因为这些人有四种形式没有被非社会控制所管制,这四种行为包括公共场合小便、拉住当地居民讲话、出售偷窃脏污以及在人行道上睡觉。作者对于这四种行为的产生也实地进行具体的考察以及分析,比如公共场合小便更多的是由于厕所资源的不充足以及种族歧视等原因导致。而且以上行为在更高阶级的社会中也会存在,但是在街头发生这类行为后人们倾向认为非法,主要原因包括两个方面。第一,更高阶级的人发生以上行为时外人无法得知,而街头上的人则必须是公开的;第二,街头经济符合人们对违法犯罪的刻板印象,而正式的经济则不符合。尽管这些不体面的行为背后产生的原因不能全部归功于街头人的主动自我选择,但是作者并不否认非正式的劝导和控制,不可能阻止所有与普通“体面”相悖的行为,它只能在自己的缺陷和社会的缺陷允许的范围内,去追求更好的生活

    4、管理街头人

    基于破窗理论的影响力,政策制定者以及大商业公司开始了一系列针对街头工作者的整顿。一方面是在公共区间建立商业改善区,减少街头摊贩可合理占用的空间。同时通过提供更好的治安、清洁卫生以及社会服务来较少街头商贩的客流量;另一方面是制定更为严苛的法令,如《45号》案,进一步压缩了街头人员可利用的公共空间。同时通过赋予警察更大的酌情处理权,使得街头摊贩的合法权利无法得到法律的保护。

    政策对街头生活产生了重大影响,进一步恶化了街头人员的生存环境,为了保证经济收人,街头人员内部产生了争斗地盘等现象,生活秩序被彻底扰乱。表面上看街头人员得到了减少,但潜在的社会不安定因素在逐渐增加。作者在书中的前半部分也提到,如果人们丧失了对自己生活的掌控,那“非正式生活”本可以带来的积极影响因素将不复存在

    5、构建得体生活

    一味地压缩和挤占摊贩的生存空间,并不能真正彻底的达到政策制定者所期待的结果,因为摊贩将发挥他们的创造力继续生存下来,结果往往只能适得其反。作者认为,我们目前需要的是新型社会控制策略,其核心是对行为责任制的不懈追求,或者全体市民开启新的认识,更宽容和尊重在人行道工作的人。作为“破窗”理论的补充,作者提出了“修缮窗户”理论,核心就在于对于这些看似“破窗”的人或因素,我们应该提供更多的生存机会,让街头生活的人能够得到合法谋生的权利和社会环境。每个人都有追求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权利,当给他们规划出一条可以持续上升的通道之后,他们才会愈加感受到自己被社会所尊重,也会愈加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人行道也能愈加发挥出它对和谐社会生活所起到得到积极促进作用

    _____本文转载自豆瓣书评

版权所有:   2017@眉山市图书馆      /      蜀ICP备09031196号 /      技术支持:四川云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