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登 录

《一间只属于自己的房间》“厌女症”还要杀死多少女孩?

访问量:296

时间:2019-12-12

一间只属于自己的房间“厌女症”还要杀死多少女孩?

文/果麦文化

[英] 弗吉尼亚·伍尔夫 /天津人民出版社


今年的冬天来得很快,气温骤降。

11月24日下午,韩国女星具荷拉被警方发现在家中死亡,疑似自杀。她是女团KARA的人气成员,91年生,17岁便出道了。

同时,她还有一个身份,雪莉的好友。


一个月前,在雪莉去世的时候,她还说要“带着雪莉的那一份,勇敢地活下去”。▲具荷拉和雪莉的合照

但很快,悲剧降临到她的身上。

没有反转,没有辟谣,一个年轻的生命再次逝去。甚至没有给我们喘息的机会。

其实,如果我们有所关注,具荷拉和雪莉曾经历的很多噩梦如出一辙:她们都患抑郁,而更加让人触目惊心的,是她们都曾遭受过来自韩国社会严重的网络暴力、荡妇羞辱……

两个女孩的悲剧揭露的,是韩国女性糟糕的生存现状,是韩国社会日益严重的厌女症。

——

01韩国,一个厌女情节严重的发达国家

“厌女症”(misogyny),是广泛存在于文学、艺术、现实和种种意识形态表现形式之中的现象,表现为对女性化、女性倾向以及一切与女性相关的事物和意义的厌恶。

当果麦麦第一次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曾觉得不可思议。





但纵观韩国社会曾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如2009年的张紫妍事件,和最近雪莉和具荷拉去世的悲剧,便深刻地体会到了社会的恶意和厌女情结。

具荷拉生前曾陷入双重的噩梦:

她的前男友崔某对她实施家暴,抓着她的头砸墙,一度将她打得全身伤痕累累,甚至子宫出血




与此同时,她不得不低声下气,甚至下跪向男友求和解——因为对方手握她的隐私视频,要挟要向韩国DISPATCH新闻社爆料,断送她的演艺生涯。

在这件事发生的时候,网络上出现了我们非常熟悉的情境:

很多键盘侠不去声讨打人、用下三流手段威胁具荷拉的崔某,反而对具荷拉展开了一系列的攻击,说她是自己不检点,是活该。

但令人欣慰的是,很多对具荷拉的遭遇感同身受的女性和有平权意识的男性选择了支持她,他们走上街头抗议,要求严惩像崔某这样的以性视频威胁报复女性的行为。




因为当时韩国社会偷拍盛行,女性人人自危,人们还打出了“所有的韩国男人都是罪犯——拍摄的人、上传的人、观看视频的人、冷漠旁观的人。”的抗议标语。
▲声援具荷拉,反对偷拍的人们

但很可惜的是,韩国的法律并不站在具荷拉和那些受伤害的女性的一边。

那个打人、拍视频威胁女友的人渣,一审只被判了缓刑,还因为他们曾经的恋人关系,性暴力相关嫌疑被认定无罪。




具荷拉一身的伤痕、子宫出血的检验报告,以及韩国超过二十万人的请愿和抗议,换来的只是男方在社交平台发文道歉——道歉的同时他还打了个广告,说自己开了个美发店。

上庭的时候,男方崔某还化了个精致的妆,心情完全不受影响。

而具荷拉从此抑郁更加严重,精神状态堪忧,且多次尝试自杀。

她被伤害得如此严重,却依旧逃不过网络暴力荡妇羞辱的攻击。

荡妇羞耻(slut shaming )是一个概念,用来描述使一个人,尤其是女性,为自己的某种性行为或性欲感到羞耻或低人一等的行为。

键盘侠们对被骚扰、被强奸、被拍私密视频的女性的质疑、攻击,都属于荡妇羞辱。

很多散发着恶臭的韩国网友依旧在骂她放荡,骂她是自己眼瞎、不检点。甚至是雪莉去世后,具荷拉声泪俱下地悼念好友,都会被这些键盘侠骂是在作秀。





终于,在和粉丝们道“晚安”后,她离开了人世。

而就连这样,韩国“直男癌”聚集地“ILbe”网站依旧在以具荷拉和雪莉的死作乐,把她们的死制作成搞笑漫画。




不仅如此,时至今日,那些曾经谩骂、攻击过雪莉的人,依旧毫无内疚和悔意,并毫不在意地说被攻击就自杀,是她们“不够坚强”。

韩国在2005年成为发达国家,至今已有14年。在经济、科技取得进步的同时,整个社会的性别平等意识,却似乎停留在了上世纪。

如果连外表光鲜亮丽、有话语权、经济收入有保障的女星都活得如此艰难,被侵害之后得不到法律的保护,那么韩国的普通女性,尤其是底层的女性,活得有多糟糕?

在韩国现象级畅销书《82年生的金智英》中,有这么一句话:“一个女孩要经历多少看不见的坎坷,才能跌跌撞撞地长大成人。”

我们现在看到了,在整个社会的漠视和恶意下,一个女孩即使跌跌撞撞地长大成人,也可能随时陷入泥淖,甚至因此殒命。

——

02中国女性已经很幸福了?很遗憾,时至今日“男女平等”依然是一个伪命题

每一次,在看到他国女性的悲惨遭遇时,果麦麦总会听到一些人怀着欣慰的语气说:

“中国的女性已经够幸福了!”

“中国不需要女权。”

有一次,这样的话甚至还出自一个从小就被家人重男轻女伤害的女生之口。

其实,每次听到这样的言论,我的脑海中都不免浮现一个词:幸存者偏差。

幸存者偏差(Survivorship bias)是一种常见的逻辑谬误。

它指的是当取得资讯的渠道,仅来自于幸存者时(因为死人不会说话),此资讯可能会存在与实际情况不同的偏差。

比如,有一些家里有矿、起点很高的女孩会觉得全天下的女孩都是被父母宠大的;

又或是一些早早嫁入豪门,享受着优越生活,不需要为生活担忧的女性,觉得产后抑郁自杀是天方夜谭。

还有很多从小享受着男性特权的男生,特别像神级动画片《马男波杰克》里讽刺的男性政客——“因为我从来没有经历过女性所经历的一切,所以我的评价绝对是客观、公正的。”

与此同时,在我国广大的农村和偏远地区,

小小年纪就被安排嫁人,一个孩子接着一个孩子生的女性不能说话;
还不能上桌的女性并不能说话;

被卖到大山里,逃不出来的女孩不能说话;
被强奸的女孩、被家暴的妇女不能说话;

以及——那些被流掉的女婴不能说话。

而这些没有话语权,声音不会被你们听到、注意到的女性,反而才是社会的、沉默的大多数。

正如贫穷会限制人的想象力,很多时候,幸运也会限制人的想象力。

一个事实是,在整个世界范围内,男女平等远远还没有实现;

真实的世界,《欲望都市》、《致命女人》那样的光鲜亮丽只存在于美国纽约,甚至只存在于大屏幕。

而你看不到的是,是像电影《何以为家》里,女孩刚刚月经来潮,就要被家人嫁给3、40岁的男人为妻,成为生育工具;

是在埃塞俄比亚,6岁的女孩就要实行“割礼”,被割掉阴蒂、阴唇,剥夺她们的性快感,让她们永远对丈夫保持忠贞;

甚至是在发达的法国,每三天就至少有一名女性因为家暴而死亡……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女性在忍受黑暗,她们甚至从来没有见过阳光。

另一个事实是,中国的男女平等事业,还远远没有达到值得我们乐观的地步。

2019年4月,一位12岁的女孩在深圳海关被拦下,边检人员在她包里发现了142管孕妇血。

这些孕妇血是用来干嘛的呢?——检验胎儿性别。

在我国,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是违法的,但很多重男轻女的家庭只想要儿子,那怎么办呢?

带血验子。

简单来说,就是把孕妇血偷偷带往海外,进行胎儿性别的检验——如果怀的是女孩,就打掉。

这次的曝光,把这个隐秘而残忍的地下产业带到了大众的眼前,但其实,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早在2016年,浙江警方就破获过一起重大的“带血验子”案件。

这个案件涉及全国30余个省市(且不乏很多发达地区),5万多名孕妇——涉案金额更是超过了2亿元。

这是一个成熟又庞大的地下产业。

单单在这一个案件里,就有大约5万名女婴被父母“消灭”。

这件事不是发生在过去,而是发生在2019年。

而更加令人触目惊心的是,据不完全统计,在我国每年至少有数以万计的女婴会通过此种方式被父母流掉。

在很多人高呼“中国女性已经足够幸福了”的同时,
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中国女婴,连出生的机会都没有。

而在我们的社会里,热扎依穿一件吊带就会遭受网络暴力,被万夫所指

——本文转载自豆瓣书评





版权所有:   2017@眉山市图书馆      /      蜀ICP备09031196号 /      技术支持:四川云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